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故事工作室

故事的设计、策划与创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大家好,我叫林雪飞。是雪飞创意工作室的故事设计师。从事故事的设计与创作。为专业的影视公司、动漫、剧场、网络游戏提供故事主题和故事创作。为他们提供灵感与元素。我们的作品充满唯美、诡异、荒诞的风格。希望有兴趣的同僚多多关注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女人、荣誉、友情、命运——论荷马史诗(原创)  

2016-07-02 15:41:16|  分类: 文艺理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“女神啊!请歌唱佩琉斯之子阿基琉斯的致命的愤怒。”,这是荷马史诗《伊利亚特》开篇的第一句诗,也是西方文学开篇的第一句话。这里没有严肃庄重的说教,没有堂而皇之的所谓伦理,但是这却是西方文学的开始。特洛伊战争的开始与结束,不是因为保家卫国引起的,也不是什么正义与邪恶的较量,它仅仅是因为一个女人,因为一个叫海伦的有着倾国倾城姿色的女人因而发动的战争。

因为不和的金苹果引发了女神之间的嫉妒和帕拉斯王子的欲望,在女神阿佛洛狄特的帮助下,帕拉斯王子劫掠了希腊城邦中最美的女人海伦,最终导致了十年之久的特洛伊战争。这场战争故事与东方文学早期的战争主题如此的不同。《吉尔伽美什》中我们可以看到为了追求一种力量的正义。《摩柯婆罗多》中,我们看到了权势的争夺。我们中国的神话虽然零散,但是大多表现的是对于天灾的抗争。而从古希腊文学开始,却与以上主题不同。而是由于一位女人引起的战争。主题曲中,希腊联军与特洛伊城因为海伦而大动干戈。插曲中,阿基琉斯与阿伽门农因为一个女奴而产生不和,甚至影响了整个战局。在整部《伊利亚特》,我看到了四个主题:女人、荣誉、友情、命运。这四个主题决定了以后西方文学创作的思维。

 

(一)           女人

 

西方文学离不开女人,虽然在古代和女权主义没什么关系,但是那种人性使文学充满了异彩。同我们传统中与男人为中心或者为主流的思潮是不同的,海伦的美貌连作为希腊联军的将士们都为之倾倒,史诗中并没有对海伦的美貌做太多的描述,只是从一位老将的口里说出来的,“为了这样一个女人,我们打上十年的战争值得了。”这是对女性美貌由衷的赞美,牺牲了那么多希腊的勇士,战争拖了这么久,但是人们心目中还是那么倾慕海伦的美貌,而并没有像武王伐纣那样,指责一位女人是红颜祸水。这就是西方文学作品中的女人,她们生活在怜香惜玉的温床上,而不是囚禁在“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”的礼教的枷锁之下。

荷马史诗中,同时塑造了神与人的两界。神界中,尽管宙斯是神王,但是他并没有过多的干预这场战争。无论赫拉、雅典娜、阿佛洛狄特三位女神之间如何争吵。只是在最后关头让命运的天平决定了两军的成败,但是起关键作用的却是女神雅典娜。在希腊神话中,女人左右结局的故事是很多的。伊阿宋取金羊毛的故事,是因为女巫美狄亚的帮助下才成功的。即使后来的中世纪的英雄史诗也是如此,《尼伯龙根之歌》中,也是最终由克琳希德亲自斩杀哈根而为丈夫西格夫里特报了仇。

女人,是西方文学的主题,也是西方文学的“神”。

 

(一)荣誉与友情

 

在荷马史诗中,每一位战士都特别在乎自己的荣誉。阿基琉斯与阿伽门农之间因为争夺战利品而闹的不和,其实这就是在乎荣誉的体现。荷马史诗中的荣誉不是集体的那种荣誉,而是个人的荣誉。由此体现了作为独立的人的个性与欲望。西方文化中所强调的人性由此有了开端。

勇敢与战斗,是希腊勇士的人生观。宁愿战斗而死,不愿苟且而生。在神的预言中,阿基琉斯若不参加这场战争,他可以做一个长寿而安逸的国王,但是不会有什么荣誉。如果参加了这场战争,可以成为举世闻名的英雄,但是会死于战场。而阿基琉斯却参加了这场战争。其它的勇士无论是希腊联军的还是特洛伊城邦的莫不如此。荣誉感占据希腊英雄传说的全部。

在某种程度上,这部史诗里友情比爱情更有光辉。我们没有看到阿基琉斯和哪个女人有什么爱情。至于海伦与帕拉斯之间,不过是劫掠来的,还是在小爱神的箭下产生的爱情,并不怎么光彩。(希腊神话中,很多产生的爱情都是有小爱神的干预,反映了神摆弄人的一个方面。)而相反,阿基琉斯和他的朋友帕特罗克洛斯之间的情感却占了很大的篇幅。帕特罗克洛斯的被杀才使得阿基琉斯重返战场。史诗中,阿基琉斯的愤怒主题贯穿始终,先是因为与阿伽门农争夺战利品而愤怒的退出战场,而后又因为好友帕特洛克罗斯被赫克托耳所杀而愤怒的返回战场。而他与帕特洛克罗斯的这种友谊已经超出了界限,他们之间似乎是一种恋情。“阿基琉斯一听陷进了痛苦的黑云,

他用双手抓起地上发黑的泥土,

撒到自己的头上,

涂抹自己的脸面,

香气郁烈的袍褂被黑色的尘埃沾污,

他随即倒在地上,

抛开魁梧的身体,

弄脏了头发,

伸出双手把它们扯乱。”

在赫克托耳战死的时刻,他的妻子也是用这种动作表现情感的。由此可见,阿基琉斯和帕特洛克罗斯的情感是在友情之上的。在古希腊城邦中,男男之间的恋爱是一种风气,当时的人们并不觉得可耻。在柏拉图的文艺对话集中所说的爱情,其实很大一部分指的是男男之间的恋情。在希腊古代城邦中,女人里只有女巫是出现在公共场合上的,所以社交场合所产生的爱情大多都是男男之间。

 

(二)神与命运的摆布

 

荷马史诗中,情节分神与人两条。以宙斯为首的奥林匹斯神系的好恶喜怒决定着特洛伊战场的成败。时而雅典娜、阿波罗下界,帮助希腊人打败特洛伊人。时而阿佛洛狄特、波塞冬下界,帮助特洛伊人挫败希腊人。最终由宙斯使用命运的天平,来决定阿基琉斯与赫克托耳的命运。

史诗中所表现的人在生死或成败上没有任何决定权,一切最终都听命于神的意志。特洛伊战争就是奥林匹斯神系的赌局,玩牌的是宙斯、赫拉等诸神,而手中的牌则是希腊联军和特洛伊城邦。下界人的命运就掌握在神的手里。

在古希腊的文学作品中,命运是永恒的主题,即使神也逃不出它的魔咒。宙斯因为普罗米修斯知道他后来的命运而恐慌,便开始迫害普罗米修斯。俄狄甫斯想逃脱命运的诅咒,但是最终还是成了命运的牺牲品。可怕的命运的诅咒相伴着古希腊文学的始终,以至于影响到中世纪的英雄史诗,甚至文艺复兴时期莎士比亚的悲剧。不理解命运这个概念在西方文学中的作用,就不能理解西方文学。与其说命运是一种主题,不如说命运是一种宗教,一种无形的宗教。

 

总结

 

荷马史诗是古希腊神话体系中的最后部分,是英雄时代的反映。在经过了赫拉克勒斯十二件大功、伊阿宋取金羊毛、七将攻忒拜这些故事之后,《伊利亚特》是英雄时代最后的厮杀,也是英雄时代的大结局。而《奥德赛》则是从英雄向人的回归,向家的回归。由此,古希腊神话体系画上了句号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